热门项目

德国溶脂蛋白液、一分钟祛眼袋、紧纯缩阴套、芯诗妍微晶溶斑术生发黑科技、韩国 M·E 双眼皮、德国溶脂液、蛋白细胞生发套组、卡卡溶脂液、千古溶脂、溶脂液、肚皮娃娃、生发黑科技、更多项目微信咨询。

 

联系我们

        手机:18516636896

        联系电话:021-31665660

        微信公众号:臻爱美学

 

外国人在韩整形纠纷中国人占7成,胜诉概率不足1%

发表时间:2019-8-27  来源:第一财经资讯  作者:somei58  浏览次数:3893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       据韩国保健福祉部及文化体育观光部的数据显示,2018年全年访问韩国医疗机构的外国籍消费者约为37.9万人次,其中中国消费者近10万人次,占据赴韩外国籍患者总数的31%;同期韩国本土消费者的年均增长率不足10%,而中国消费者的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46.4%,中国消费者已成为韩国医美行业的主力军。

 

        在这看似热火朝天的韩国整容风背后,却蕴藏着各种乱象和暴利,尤其是整容存在风险,一旦发生问题,维权非常困难。


首尔江南“整容街”一角



韩整形医院无明确执业规定

能做整形手术也能打妇科疫苗

 

        在韩国首尔,2.5平方千米的江南狎鸥亭街道聚集了近100家整形外科及皮肤科医院,被当地民众戏称为“整容之都”。

 

        狎鸥亭某整形外科医院院长金俊模表示,韩国在医美方面起步较早,且在国际医美行业具有较为丰富的临床经验,这主要缘于自2000年,韩国实施医保改革,导致保险覆盖范围内的诊疗价格下滑,但相比之下,不受医保保障的整形外科与皮肤科的诊疗行为不受此影响。此外,韩国法律并没有对医师的科室作出严格规定,故而许多其他科室的医师在经过一定培训以后,也加入到医美的行列中,“尤其是,江南地区已成为韩国地价最贵的地区之一,医美以外的科室,很难承担昂贵的租金”。

 

        值得注意的是,韩国法律并没有对医师的执业范围有明确的规定,因此从理论上,一个整形医院不仅可以做整形手术,也可以做皮肤科的玻尿酸,还可以做妇科的HPV疫苗接种,这些整形医院能满足中国医美消费者的“大部分”需求。

 

中文咨询师薪资不比医生低

赴韩医美旅游大热

 

        中国消费者在韩国医美诊所经历挂号、医师诊断、中文咨询的三个步骤,其中报价、语言翻译及预定等多个环节,就由被业内称为“商谈室长”的中文咨询师完成,这一环节也成为吸引中国医美消费者的重要因素。

 

        在该医院工作三年的中国籍咨询师孙女士告诉记者,由于受到语言限制,咨询师就成为陪伴在中国求美者身边的人,一个有亲和力、能够让患者欣然接受大额消费的咨询师,在行业内的薪资甚至不比医生低。

 

        自2015年,韩国针对中介机构及医疗机构的外文医疗咨询师实施资格认定制,韩国国际医疗观光咨询师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,该岗位每年新增近1万个持证者,其中近八成为女性,且66%的持证人员为中文咨询师资格。同时,韩国就业网站JobKorea的数据显示,在2013~2018年,整容医院咨询人员及翻译的薪资水平年均增长达23%,远高于同期韩国女性平均薪资增长幅度9%。


韩国街头的整形医院广告


 

        除了咨询师,医美的升温也会促使相关产业兴起——诸多中国消费者赴韩国整容,于是医美旅游开始兴起,尤其是在暑假期间,更多的年轻人赴韩国医美旅游。

 

        此外还有更多附加服务应运而生,比如医美App、在线问诊和线下诊所服务等。孙女士透露,其所在医院不仅向消费者提供免税商店的优惠券及免费班车,甚至为了部分容貌变化较大的消费者,可开具向中、韩两国边检机构提交的证明信,并加盖医院的公章以证明是本人。


无证上岗、价格虚高


        巨大的医美商机也伴随着不少的问题。不少韩国中介机构及医院雇用未持证的咨询师提供医疗咨询,也有部分医疗机构从利润角度考量,索性雇用一些不合规的中介人员充当咨询师。

 

        韩国首尔江南区政府医疗美容办公室负责人崔美娜(音译)表示,接待语言不通的外国消费者,持证与否一方面会牵涉到医疗安全,同时也会涉及出现医疗纠纷的时候,是否能够保障自己的权益,例如,若通过正规的咨询师接受咨询,但因为咨询师的过错出现医疗事故,相关行业协会将提供部分赔付,但未持证人士则无法提供。

 

        而在价格方面,竞争的加剧也使医美行业存在着更多的“潜规则”。记者随机向5家韩国医院咨询肉毒杆菌的注射价格,得到的价格从5万韩元至45万韩元不等。金俊模透露,在医美行业,药品及材料成本并不高,部分复制药及本土仿造药的成本则更低,部分诊所为了吸引外国游客,更是提供近五成的手续费,导致每一家医院给出的费用均有所不同。


 

        此外,有医美业界人士透露,由于受到收益结构的影响,韩国近八成的医美诊所均为个人运营的“一级诊所”,韩国法律未对这一类小型诊所的医师配备作出明确规定,因此有些医院未能配备足够的麻醉师及护师,甚至以助理护士代替护师的职责,这会导致在手术过程中出现紧急情况时,很难进行有效应对,也导致韩国的部分医美诊所缺乏监管措施,还可能出现由护师、医药代表等执刀的情况。

 

医美纠纷维权难

胜诉概率不足1%

 

        比起价格乱象,医美的风控和维权更令人头痛。90后女生孙雅(化名)在2017年赴韩国首尔江南某整容外科,共花费20万元接受鼻子手术及脂肪吸入手术,但在手术过程中发生大出血,导致被送往大型医院进行抢救,并在术后出现多种后遗症。

 

        孙雅在维权过程中,多次遭到韩国医院方面的阻拦,据她描述,有一次医生甚至表示,“我和仲裁院的×××是大学同学,你要走法律流程,那我就随便你了。”

 

        韩国首尔地方警察厅外事科的一位警官也表示,由于对医疗机制了解较少,只能依赖于仲裁院方面的鉴定结果,而仲裁机构的法医和涉事医生同为医疗界人士,也会影响到调查效率,警方在多数情况下,也只能请求法医尽快完成调查。

 

        近年来随着韩国医美行业的产业规模扩大,所导致的纠纷案例数量也在不断上升,并引发中韩两国官方机构的关注。近日,中国驻韩国大使馆发布暑期中国游客赴韩旅游注意事项,其中明确提出针对赴韩美容整形应当特别注意,并建议游客勿盲目听信广告及网络宣传,切勿通过非法中介联系整容医院。


某整形机构6名护士和咨询人员曾公开在自家医院整容过


 

        另外,韩国医疗纠纷调解仲裁院提供的数据显示,从仲裁院成立的2013年初至2018年年底,该院共接受810起来自非韩国籍消费者的医疗纠纷调解申请,年均复合增长率达25%,其中中国籍消费者提出的调停申请占总量的近七成,为538起。

 

        韩国民律师事务所中国籍律师金毅表示,从目前来看,中国公民在韩国提出医疗纠纷调停或诉讼请求,立案概率不是很高,这主要缘于医疗纠纷存在着其特殊性,尤其是很难定义一个手术的失败与否,此外有来自中韩文及医学专业用语的双重语言屏障,且人的外貌本身就是“非常主观”的内容,因此很难认定手术的失败与否,最终能够完全胜诉的概率甚至不足1%。

 

        金毅建议,应当选择有资质的整形机构就医,术前详细了解手术风险,签订正规合同,就手术事宜和纠纷解决等进行明确约定。“此外,在出现医疗纠纷以后,作为主观性更强的医美纠纷,应当试着去寻找更多同样受害的消费者,并采取一些一致性行动,毕竟相比于一个人的主张,一群人的主张更具有说服力和法律效力。”
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
Copyright © 2014 - 2020 臻爱美学 All Rights Reserved 

沪ICP备13001793号